回忆清华“马约翰杯” 那一场刻骨铭心的比赛

李明诗 足球

越骂越有钱途的女明星

张靓颖穿旗袍展古典韵味(图)

林忆莲女儿掌掴同学偷拍(图)

NBA球迷专用的阅读器 手机随时随地看NBA直播

李明诗 足球_足球李明_大李明足球

记者贾蕾仕报道 大而全地讲述一个学校的足球是困难的,而只说一场比赛又可能单薄,但是,对于清华大学来说,2003年的那场“马约翰杯”决赛却可以得出很多东西,因为忠实地反映了清华的足球氛围,以致从校队教练孙葆洁到化工系的队长叶鹤荣都反复地提到它……

加州校友的祝福

2003的9月14日,叶鹤荣坐在宿舍的电脑前,像往常一样打开“水木清华BBS”,在他每天随时刷新的“化工版”里,突然看到了这样一段留言,“喜闻化工足球队经过奋勇拼搏,一路过关斩将,进军马约翰杯决赛,重现化工足球辉煌,美南加地区清华化工系校友对此表示热烈祝贺,并预祝你们在决赛中打出自己的风格和水平,战胜对手,为化工系再捧金杯!”落款是“美加州地区化工系校友遥祝”。

足球李明_李明诗 足球_大李明足球

半决赛中淘汰物理系队,进入“马约翰杯”决赛是化工系历史上的最佳战绩,就连远在美国加利佛尼亚州的化工系校友都发来祝贺,站在这个节骨眼上,谁也不可能对第二天就要进行的决赛故作轻松,叶鹤荣是化工系的队长,他当然知道“马约翰杯”对一个系意味着怎样的荣誉。

马约翰是清华历史上最著名的体育教育家,清华大学体研楼旁至今还留着他的塑像,清华大学的系联赛最后就用他的名字冠名,数十年的发展至今已成规模,现有组织和管理都井井有条的两级联赛、16个甲级队和16支乙级队,每年的“马约翰杯”也是清华足球最狂热的时刻,全系倾巢出动,上千观众的围观、胜利者的狂喜以及被淘汰的队伍的泪水横飞、哭声一片,都是“马约翰杯”三十年来令人动容的习惯景观,化工系第一次站在“马约翰杯”的面前时,叶鹤荣不免也有些激动。

两个铁杆女FANS

李明诗 足球_足球李明_大李明足球

周丽是化工系无人不知的铁杆女FANS,她没有来由地就喜欢上了化工足球队,杯赛前的训练课和比赛周丽从来没有缺席,让化工系队员们受宠若惊的是有一次队员受伤了,周丽跑到“差不多两站地外”的医务室给队员们拿创伤药,四年下来她没有格外地关注过谁,这打消了队员们心头的“疑惑”,最后确信她打心眼里喜欢的就是这支队伍,以致BBS上她灌的“水”得比队员们都多。另外一个女球迷则是法学院李明诗,她是化工足球队队员们的骄傲,因为“外系的女球迷都喜欢我们队呢”,这在清华三十多院系里似乎是仅有的一例李明诗 足球,李明诗也是校女子足球队的队员,她对叶鹤荣说起过喜欢化工队的理由,“就你们队讲究技术”,她与周丽一个看门道一个看热闹,成为化工系足球队两道美丽的风景线。

她俩赛前在BBS上的贴子是“预祝化工队夺得马杯”,这时,叶鹤荣把自己在化工版的网名改成了“雪山飞熊~闹闹开学了~成我小师妹喽”,队友们当然知道“小师妹”意味着什么,而他们所有人也都在场边见过了他的“小师妹”了李明诗 足球,当然也同样称她为“闹闹”,在第二天的决赛中,“闹闹”场边丰富的表情足以表现出场上所有发生的一切,以致当叶鹤荣翻开当年的DV时,仿佛回到一年前的那一天……

第10次,选择坚强

足球李明_李明诗 足球_大李明足球

那场比赛的对手是电机系,势均力敌的比赛使化工系队员都绷紧了弦,那一年是黄涛在清华大学呆的第10年, 四年本科,以及6年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对2004年就要毕业参加工作的黄涛来说,这是他的最后一次决赛。

那场比赛打得实在太紧张,90分钟和120分钟均为0比0,气氛和比分似乎都凝固了,闹闹看着她的叶鹤荣踢了120分钟,最后一切只能交给点球作决定。关于闹闹在罚点球时的一切,叶鹤荣后来都是从DV上看到的,那架数码摄影机,忠实地记录了点球全过程,镜头是这样的:

从第一个点球开始,闹闹就把身子背向了球场,双手合十闭着眼睛祈祷,她最后一个点球都没敢回头看,只是从身边的化工系同学的表情去判断点球的结果,那场比赛后,叶鹤荣发现闹闹的手脚冰凉,接下来的一整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几天后,恢复平静后闹闹形容自己是“上牙打下牙”。

大李明足球_足球李明_李明诗 足球

DV上,在点球结束后,闹闹瞪大眼睛看着周围同学失望的脸庞,黄涛在他的最后一场“马约翰杯”比赛中罚失了唯一一个点球,化工队0比1输给了电机系,化工队队员泪水横飞,观众也陪着队员们落泪,只有黄涛没有掉眼泪,他收拾起衣服,对所有人说:“我给化工系踢了10年球,掉了9次眼泪,这一次我不掉眼泪了。我觉得很满足,我对得起所有人!”叶鹤荣第二天也在BBS上留言“在你走向点球点时,我们已经成功了,在你坚定地面对失败时,我们就更加成功了。”足球让黄涛变得坚强,这或许是清华在用另一种方式给毕业生们上最后一课。

黄涛博士毕业后,就来到离清华不远的北京上地科技开发园工作。一年后,叶鹤荣也不得不面对毕业的离别,小叶硕士生毕业明年也要离开清华,学校通知2005年3月举行“马约翰杯”,叶鹤荣说:“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我只希望决赛能碰上机电队”,他的眼前分明闪过黄涛离去的身影,“我可不想给自己留什么遗憾”。

流着泪完成交接

离校的日子一天天近了,踢后腰的叶鹤荣仍担任清华校队队长,离校前他还必须选好下任队长。一个下午,叶鹤荣找到踢前腰的汽车系硕士生高玉京:“我明年要离校了,按规矩得换队长了,你有责任心,你以后当队长吧。” 高玉京先是推辞道:“别,还是你当队长,我一定尽全力帮你。”但是叶鹤荣去意已决,高玉京听着叶鹤荣热切的话语,想到在一起踢球多年的队长要离队了,心里一酸掉下了眼泪,这也感染了叶鹤荣,两个男人大白天流着眼泪完成了队长的交接。

新老队长的伤感并不是没有来由,他俩在今年8月份以一种更加伤感的方式送走了校队的计算机系硕士毕业生宋昭和电机系硕士生胡东晨,这两名毕业生都要远赴美国工作,这是令许多大学生艳羡的去向。全队为他俩专门打了一场队内分组赛,清华校队多年不成文的规矩:“告别赛”里会让老队员踢前锋,而且后卫也会让老队员进球。叶鹤荣也是这么安排的。可以想象那场令宋昭和胡东晨快乐到极致的比赛……

按惯例当晚宋昭和胡东晨请客吃饭,这两位平时都不喝酒的硕士生,一开始就跟所有队员反复一杯杯地干,他俩反复地说“真不想离开清华,真不想离开球队”,两人一个晚上都在喝酒,饭也没吃,直到喝得大醉被队友扶回宿舍。叶鹤荣说,宋昭跟他碰杯时,说的那句原话是:“前程很好,但是痛苦不堪!”

about author

admin

969242555@qq.com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ut aliquip ex ea commodo consequat.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